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海洋石油股票)

请介绍一下中国的海洋油气资源? 中国近海大陆架面积130多万平方公里,目前已发现7个大型含油气沉积盆地,60多…

请介绍一下中国的海洋油气资源?

中国近海大陆架面积130多万平方公里,目前已发现7个大型含油气沉积盆地,60多个含油、气构造,已评价证实的油、气田30个,石油资源量8亿多吨,天然气1300多亿立方米。其中,石油储量上亿吨的有绥中36—1(2亿吨),埕岛(1.4亿吨),流花11—1(1.2亿吨),崖城13—1气田储量800—1000亿立方米。按照2008年公布的第三次全国石油资源评价结果,中国海洋石油资源量为246亿吨,占全国石油资源总量的23%;海洋天然气资源量为16万亿立方米,占总量的30%。而当时中国海洋石油探明程度为12%,海洋天然气探明程度为11%,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在上述中国海洋的油气资源中,70%又蕴藏于深海区域。 我国近海三大油气盆地为: 1.渤海油气盆地 渤海油气盆地,面积约8万平方米,是辽河油田、大港油田和胜利油田向渤海的延伸,也是华北盆地新生代沉积中心,沉积厚度达10000米以上。海域内有14个构造带和230多个局部构造,是我国油气资源比较丰富的海域之一。目前,在辽东湾发现了石油地质储量达2亿吨的绥中36–1油田、锦州20–2凝析油气田和锦州9–3等油气田;在渤海中部发现了渤中28–1油田和渤中34–2/4油田。据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最近宣布,在渤海湾滩海地区冀东南堡油田共发现4个含油构造,基本落实三级油气地质储量(当量)10.2亿吨。 2.南黄海油气盆地 南黄海油气盆地,面积约为10万平方米,是中、新生代沉积盆地,以新生代沉积为主。它是陆地苏北含油盆地向黄海的延伸,共同构成苏北–南黄海含油盆地。盆地分南、北两个坳陷。北部坳陷面积3.9万平方米,中新生代沉积厚度超过4000米,这里有8个坳陷、5个凸起、9个构造带,具有较好的储油条件。南部坳陷面积2.1万平方米,坳陷内部的中新生厚度一般都超过5000米。初步调查勘探,这个盆地石油地质储量在2亿–3亿吨之间。南海占中国海域总面积的四分之三,石油地质储量大致在230亿吨,被外界称为“第二个波斯湾”。 3.东海油气盆地 东海油气盆地,面积约为46万平方米,是白垩纪–第三纪形成的大型含油气盆地。其中,东海大陆架盆地面积最大,约28.4万平方米。盆地中新生代沉积发育坳陷面积达15万平方米。凹陷内沉积厚度达15000米,中新统厚6000米,并可能存在上第三系和下第三系两套生油岩系。现已发现和固定的局部构造封闭100多个,并在西湖凹陷中发现了3个含油气构造。东海盆地是我国近海已发现的沉积盆地中面积最大、远景最好的盆地,该区的油气储量为40亿–60亿吨。 2008年,中国海域主要勘探区达到25.7万余平方千米,探明储量2102百万桶油当量,其中包括原油1400百万桶油当量。在2102百万桶总量中渤海湾探明储有1065百万桶油当量,占全部探明储量的50.67%;南海西部和南海东部分别储有614百万桶油当量和348百万桶油当量,共占全部探明储量的45.79%。东海探明储有75百万桶油当量,仅占全部探明储量的3.57%。 而在25.7万平方千米的勘探区域中,渤海勘探4.30万平方千米,南海西部勘探7.34万平方千米,南海东部勘探5.54万平方千米,东海勘探8.54万平方千米。从勘探区域和探明储量上比较,显然,渤海湾和南海海域有更为广阔的开发前景。 此外,在渤海湾探明的1065百万桶油当量中,原油占934百万桶。而在南海西部海域探明的614百万桶油当量中,原油只有246百万桶。

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海洋石油股票)插图

什么是中国海洋石油战略对策?

基于我国目前油气供求的现状,要实现国家油气安全,就必须大力开发海洋油气资源,也要挖掘陆地资源潜力,加大油气资源的开发力度。在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居高不下、陆上油气资源后续潜力不足、经济社会正处于快速起飞和发展阶段的背景下,采取积极务实的战略和相关措施,加快本国海洋国土上丰富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对于确保国家石油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一、加大海洋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并进行科学合理布局
首先,要加大我国海域勘探开发力度。我国南方含油气区古生代海相碳酸盐岩层系和中、新生代陆相盆地具有广阔的勘探领域,但石油地质条件复杂,应精心选择适用的评价方法和勘探技术,继续坚持评价勘探工作,力求尽早突破。同时,要加强各石油公司之间的竞争合作和一致对外。我国三大石油集团公司是各自独立的经济实体,现在各自在国内划分了明显的经营地域。由于各自核心业务不同,那种按地域划分市场的设想实际上是计划经济的延续。在勘探开发领域中,在对国内石油资源统筹优化的基础上,应当努力克服当前条块分割的局面,联手勘探国内资源。在走出国门投标勘探开发和工程建设项目时,更应优势互补,与国外一流石油公司争高低,力求中标,切忌出现内部低价竞争、互相残杀、两败俱伤的局面。
此外,在油气开采问题上应该制定合理的开发策略。我国的油气开采应该是先海上,后陆上。先开采争议地区,后开采我国完全控制地区。陆上和我国完全控制地区的资源所有权没有任何争议,早采晚采都一样。而在敏感地区、争议地区的石油开发,越晚开采,剩下的资源就会越少。据美国能源信息署2002年5月的资料,南海地区每天产出石油200万桶。如果照此速度开采,那么南海的油气大约20年后就会开采殆尽,这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二、提高我国海洋油气开发的技术水平
我国海洋油气资源勘探开发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有着较大差距,尤其是深水油气开发技术。因此,未来发展方向应为进一步完善近海油气勘探开发技术体系,实现边际油田的高效安全开发,重点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深水油气资源勘探开发技术。
目前许多海洋油气资源开发技术,尤其是深水技术,受到国外公司的垄断,有些技术引进中又存在技术壁垒,这些技术往往又是制约整体技术发展甚至产业发展的瓶颈技术。再加上我国海域特有的环境条件、复杂原油物性及油气藏特性本身就是世界石油领域面临的难题。因此,我国海洋油气资源开发技术应采用自主开发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相结合的发展战略模式。
三、加强对我国海洋国土和海洋权益的维护
在开发我国海洋油气资源过程中,首先必须正视在相关海洋与周边国家存在的争议。无论是基于油气资源争夺的东海领土之争,还是南沙群岛主权之争,都是客观存在的,而且这些争议还普遍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面对世界竞争日趋激烈的新形势,必须努力完善与发展我国的海洋体系,发展我国的海权体系即海洋法制、海上武装力量、海上实体、海洋开发。在海洋法制方面,要制定有关海战动员和征集法,进一步明确领海基线的各基点,以及与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相关的法律法规。同时,必须建立相应的海上执法队伍,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海上武装力量,以捍卫国家的统一,维护国家的海洋权益,遏制战争以及保护国家海洋环境的稳定。
四、加强海洋油气资源开发的国际合作
在全球化条件下,石油安全并非一国或少数国家的安全问题,事实上,它是所有与世界石油供求有关的国家的安全问题,既包括产油国的需求安全,也包括消费国的供应安全;既涉及在石油进口上存在着竞争关系的国家,也涉及在石油出口上存在着竞争关系的国家。可见,国际石油安全问题是许多国家各自石油安全在内的共同安全问题,它只能建立在各国石油相对安全的基础上,而不能建立在少数国家石油绝对安全的国际体系中。
因此,我国作为一个正在和平崛起的大国,我国基于石油安全的海洋油气开发战略,必须在关注周边国家石油安全诉求的基础上稳步推进和实施,以实现与相关国家的良性竞争、友好合作和和谐相处。既要以“请进来”方式吸收外资参与我国海域油气资源开发,又要“走出去”参与世界海洋油气资源开发,并在保证我国合法权益的前提下,妥善处理与有关国家的海洋权益纠纷,坚持通过和平谈判,寻求一项双方都能接受的基本和长久的解决办法。面对争议,不作主权让步,又不加剧争议矛盾,而是把主权争议暂时搁置,采取模糊态度,留待以后解决,促成共同开发。
石油安全问题是国家经济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政治、军事安全的基础。我国石油安全问题的解决,除了继续依靠我国陆地石油资源的开发之外,更多的将是依靠发展海洋油田弥补陆地石油生产增长缓慢,探明储量逐年下降的趋势。我国海洋油气资源储量丰富,按第三次石油资源评价初步结果,海洋石油资源量为246亿吨,占总量的22.9%。而未来海洋石油,无论是勘探开发还是下游建设工作量都很大,且任务重时间紧迫,但是我国海洋油气资源的探明率很低,开发技术和人才资金技术管理与发达国家还有不少差距,整体上处于勘探的早中期阶段。
无论从短期还是中长期来看,我国海洋油气的可开发潜力都很大。所以,中国海洋石油工业将必须坚持长远可持续发展原则,提高我国海洋油气开发的技术水平,加强海洋油气资源开发的国际合作,学习国外先进技术,以效益为中心把增强国际竞争能力作为一切决策的出发点来加强对我国海洋资源权益的维护,尽快启动并逐步建立国家能源安全体系,增加海洋石油的开发力度。通过大力开发海洋油气缓解中国的能源短缺状况,为中国的国家主权与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增长提供能源保障。总之,通过调整我国海洋石油战略,中国海洋石油工业的前景将是一片光明。
五、我国南海南部油气开发建议
1.制定战略,优先开发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而海洋经济产业更是以高出GDP增长速度两倍多的增速高速发展,但是我国对于海洋权益的相应重视程度却不高,蓝色国土屡受侵犯,为此应加强对争议岛礁和海域的实际管辖,为将来的海域划界做好准备。2009年3月13日,中国最大的渔政执法船311号开始到南海执行巡航任务,应该说是一个好的开端,它体现了我国对南海海域实际管辖工作的重视。不过,这种巡视维权工作应该长期坚持下去,做到制度化、持久化,才能达到“实际、连续、有效管辖”的目的。与此同时,南沙群岛领海基线的划定工作也应跟上。只有宣布了领海基线,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外部界限才可确定,使南海的巡航维权工作有法可依,才能更好地保证我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不受侵犯,保证我国的海洋经济沿着健康的轨道持续发展。合理开发海洋丰富的油气资源,维护我国的海洋权益都是十分必要的。
2.加大开发,提高技术
我国海洋工业开始于20世纪60年代末期,最早的海洋石油开发起步于渤海湾地区,该地区典型水深约为20米,到了80年代末期,在南海的联合勘探和生产开始在100米左右水深的范围进行,现在我国已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大对南海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但这一区域水深在500~2000米,我国目前还不具备这样水深海域进行油气勘探和生产的技术,因此迫切需要发展深海油气勘探和开发技术。与国际海洋科技先进国家相比较,存在着较大差距,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我国管辖海域调查程度低,近海环境认识尚不深入,深海环境认识及资源勘探开发起步较晚,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
(2)海洋科研技术装备比较落后,深海资源勘探开发能力不足,没有面向深海的科技基地;
(3)高端技术对国外依赖性强,国外对我国在一些尖端技术上的封锁,制约了我国的发展速度和技术水平的提高;
(4)尚未形成高效开发近海油气田的技术体系和完整的技术装备;
(5)深水工程技术能力十分薄弱,这与最近几年国际深海平台创新概念层出、技术发展飞速的局面形成巨大反差,成为与国外海洋工程技术水平主要差距之一;
(6)诸多核心技术及瓶颈技术,尤其是深水核心技术,仅掌握在少数几个国家手中,引进中存在技术壁垒。
鉴于此,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牵头,组织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三大公司参与,投入大量资金,共同研究海洋油气开发技术。首先要加大我国海域勘探开发力度,我国南海区域含油气区古生代海相碳酸盐岩层系和中、新生代陆相盆地具有广阔的勘探领域,但石油地质条件复杂,应精心选择适用的评价方法和勘探技术,继续坚持评价勘探工作,同时要加强各石油公司之间的竞争合作。其次在科研技术方面,加大对深水油气资源开发技术的研发力度,进一步完善近海石油勘探开发技术体系,深海石油平台的设计、建造及相关技术是深海油气资源开发中的关键技术之一,在与外国石油开发企业进行合作的同时要注意了解和掌握国外深海平台的建造和使用情况,并且注重吸收应用开发自主知识产权的深水油气资源勘探开发技术。
3.实质推进,行动在先
长期以来,中国奉行和平外交政策,对南海周边国家实行睦邻友好政策,提出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方针。然而,中国的和平善意却得不到应有的回应,相关国家反而趁此机会加速抢占中国在南海的岛礁,这种状况是不平等的,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迄今为止,中国渔民仍无法在我国传统海域内正常作业,中国也从未在该海域内打出一口油井。实际状况是,争议没有搁置,开发没有共同,资源全给别人抢去了,中国没有得到任何利益。
面对南海局势的新发展,我们应改变以前只说不做(即仅提出外交抗议而无实际行动)的作风。即使需要共同开发,具体的措施和行动也要跟上,否则效果肯定不理想。而未共同开发之前,我们也不能一味消极等待,而应利用我国已基本具备开发南海油气资源的技术能力,在目前由我国控制的岛礁周围海域选定一个地区,作为与南海周边国家以外的石油公司共同开发的“示范区”,从而促使周边国家坐下来与我国商量共同开发问题。
东南亚各国情况各异,利益诉求千差万别,我国应加强与各国的双边关系,积极发展与新加坡、泰国的传统友好关系,又要争取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保持良好的外交关系,在强调主权在我国的前提下,与东南亚各国共同贯彻“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积极与周边各国和平协商,开展多方面的合作开发。共同开发不仅有利于东南亚各国理性解决海域争端,维持地区和平和国际稳定,也可以促进各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带动地区区域一体化的发展,对创造我国经济发展所需要的稳定的国际环境也是很有必要的。在全球化条件下,石油等能源安全不只是一国或少数国家的安全问题,而是涉及世界各国的国际问题。我国保证经济发展的能源供给不能过度依赖国际市场,也要注重开发自身资源,将目光投向油气资源丰富的南海区域是大势所趋,但开发油气资源不能一蹴而就,从陆上走向海洋的战略思维的转变,其战略意义是非凡的,过程是艰辛的。我国必须尽快完善本国的海洋维权体系,加大对海洋石油资源的开发,深化对海洋油气开发技术的研究,以期尽早利用海洋深处的油气资源来支撑国内经济的继续发展。
4.硬性主权,突破包围
南海问题本不存在——中国是最早对南海海域行使主权管辖的国家,1945年的《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文件明确规定把被日本窃取的中国领土归还中国,其中即包括南海诸岛。1946年12月,当时的中国政府指派高级官员赴南沙群岛接收,在岛上举行接收仪式,并立碑纪念。此后20多年间,没有任何南海周边国家对中国在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行使主权提出过异议。
然而,自20世纪60年代末南沙海域被探明有丰富油气资源以来,南海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多国交叉争议面积最大、最为激烈的海域:南海周边5个国家——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印度尼西亚先后向中国南海提出主权要求,其焦点集中在南海4个群岛中最大的南沙群岛80多万平方千米的海域上。
目前,除台湾当局驻军南沙群岛最大岛屿——太平岛、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南沙永暑礁等7个岛礁上建立了永久性据点之外,菲律宾、越南等国已经直接侵占了南沙群岛40多个岛礁,形成“六国七方”对峙南海的复杂局面。
20世纪70年代以来,越南针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分别设立了黄沙县和长沙县,菲律宾针对南沙群岛设立了卡拉延市。而中国的“西南中沙工作委员会、西南中沙办事处”早在1959年即由中央政府批准成立,但40多年来,中国一直未在这一区域正式建制。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依然遵守2002年11月4日中国与东盟10国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的条文,受到国际社会的好评。但是东盟各国,如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屡屡违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制造事端。
例如,以保护主权为由扣押和枪杀中国渔民,占领存在争议的岛礁,对存在争议油气区块进行国际招标,越南的军方组织旅游进行人文资源争夺战等。这些活动不断使南海形势复杂化和尖锐化,但中国依然保持克制态度。
从国际范围讲,美国和日本等国为了保障其在东南亚的权益,挑拨中国与东盟的关系,发表“中国威胁论”,而且也在重要地理位置驻军,并对中国实施封锁与包围,意图使南海问题国际化以便从中牟取利益。这种地缘政治局势极不利于中国的经济发展与能源安全。
因此,在搁置争议、合作开发的同时,要实施硬性主权,突破包围的战略。中国一再地保持克制态度,一再地退让,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其具体措施是:(1)在西沙与南沙迅速成立西沙市与南沙市,以期正式建制,确保我国领土主权;(2)在本是我国主权内的岛礁上建立渔业或矿业基地,实施强权占领,不管有无争议;(3)开展人文资源争夺战,组织旅游等人文活动;(4)协调与美日等国关系,避免中国南海问题国际化;(5)加强海军建设,使中国成为海军大国;(6)中国南海问题军事冲突基本上不可避免,但要外交优先,要绕过美日等国的干涉。
5.积极开发,快速反应
20世纪人类在海洋开发方面已取得巨大的成就。就世界范围而言,海洋渔业、盐业、海洋运输、海洋石油天然气、海洋化工、海滨旅游业等均有长足发展。在海岸建筑、海洋生物、海洋综合开发等方面也取得了许多突破性进展。一场“蓝色革命”的浪潮正扑面而来,学者们预言:21世纪将是海洋的世纪。
而且从我国油气产量来看,海洋油气的后备“生命库”发挥着重要作用。近几年我国在海洋开发油气方面有长足进步,其油气产量占到全国总产量的12.7%和13.34%,占有了相当大的比重,而且在全面小康社会建设时期的稳油增储和跨越兴气也要由海洋油气来实现。
海洋石油工业的发展初期主要面临两大困难,即资金和技术方面的困难,尤其是技术,正如康世恩同志指出的那样:“我们一是缺资金,二是缺技术。如果有技术没有资金,还可以借钱,两样都缺,特别是深水区,勘探开发花钱多,技术条件复杂,就必须同外国人合作。”海洋石油工业是技术密集型产业,是用高新技术生产传统产品的产业。如果我们不采取“拿来主义”洋为中用,就无法迅速打破我国海洋石油工业的落后局面,尽快缩短与国际海洋石油工业发展的差距。特别是南海东部海域不仅海况恶劣,油田大多处在深水区,引进世界先进技术的重要性,就显得尤其突出。
再看中国南海,南海之争,表面看是岛礁之争,实质上是资源之争。
在2004年4月1日,不知是出于讽刺目的还是出于警醒国人的目的,《参考消息》第13版全版刊登了以“南海之忧”为主题的相关报道,它指出“南沙争端是岛屿主权和海洋管辖之争议,其实质上是战略利益碰撞和资源争夺。周边国家每年从南海开采5000万吨以上的石油,相当于我国大庆油田的年产量。当前南沙海域被周边国家各自划分了彼此重叠的对外招标矿区,不断扩大勘探范围,且大部分区域在我国传统疆界线之内。面对目前的南海形势,我国必须制定相关战略,采取实际行动开发油气资源,最大限度地维护我国在南海的权益,保持南海形势的稳定。因此,迫切需要研究新形势下的‘南海大战略’。该战略应具有长期性、综合性、前瞻性,包括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领域,尤其要重视南海石油开发对国家石油安全和经济安全的巨大影响。”可见,选择在4月1号刊登这一报道也足以让国人感到焦急和不安。
由以上对海洋油气战略重要性及南海油气资源争夺局势的分析,我国在海洋油气勘探与开发方面应该积极进行,快速反应,才能对中国油气的可持续发展有充足的保证。具体措施为:(1)从国家财政上鼓励加大海洋投资力度,提高探明储量与开发产能;(2)加紧科技创新工程,使中国石油工业有能力面向海洋或者深海;(3)加紧天然气水合物的研究与开发,把握气态能源主体换代的契机;(4)与国外大型跨国石油公司合作,勘探开发我国海域油气资源,弥补我国技术缺陷;(5)快速并强性进入中国南海南部海域,实现该地区的油气生产规模。
6.弹性外交,合作共赢
中国海域有争议的地方如钓鱼岛和南沙群岛等,首先,应是硬性主权,然后是合作开发。但是,在硬性主权与保护领土完整与油气资源的同时,维护有争议地区的稳定与和平也是中国一贯的主张。因此,弹性外交,合作共赢成为硬性主权的重要补充。
所谓“弹性外交”指的是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为指导方针,以“硬性主权”为前提,在适当的时候为了维护地区和平可以“忍让”,但在涉及主权时会严正交涉并且不惜动用武力。
“弹性外交”的主要对策就是合作开发双赢互利,例如,2003年11月11日,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与菲律宾国家石油勘探公司签署合作意向,共同勘探开发南海的油气资源。 根据已签署的意向,双方同意组成联合工作委员会,对位于南中国海适于油气勘探开发的可能区域进行甄选。与此同时,双方同意共同拟订方案,对选定区域的相关地质、物探和其他技术数据资料和信息进行审查、评估和评价,以便最终确定该区域的含油气前景。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解决争端的例子。
但是,不能一味认为保持了诚信就会受到其他国家的尊重,因为,东盟十国中的某些国家并不遵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更不重视中国的立场。所以,开展人文资源战略和单独国家石油公司进入也是非常紧迫的。
中国南海问题的复杂化与美国的“功劳”是分不开的,菲律宾等国在中国海域的行为在某些方面可能得益于美国的教唆和支持。因此,在弹性外交、共同开发时可以选择与东盟诸国合作,也可以选择与美英日等石油特大型公司合作,以缓解尖锐矛盾。
由以上分析,确定以下具体措施:(1)建立东南亚开发共同体,实施中国南海资源的合作开发;(2)采取强烈措施反对违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行为,如经济制裁或者外交中断甚至武力警告;(3)与国外大石油公司加强合作开发南海油气资源。
7.集中优势,全面行动
就中国国内石油行业来说,竞争的局面已经形成,目前,中国有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含原中国新星石油有限责任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三大石油公司,而且在区域上呈现严格分割的局面。
对于海洋开发一贯是中国海油的特权,其他石油公司不能染指,这样就造成了海洋油气资源开发的单一方面控制,不能形成较为积极的竞争开发局面。
因此,建议实施解除区域分割,实施多重进入,创造海洋油气开发的积极竞争局面。具体措施为:(1)鼓励中国石油与中国石化在海洋油气生产上具有一定开发规模;(2)实施三大石油公司联合开发海洋油气资源;(3)中国石油与中国石化对中国南海油气资源领域积极进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逸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hcwl.com/news/362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